蓑笠翁

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

评论是魔鬼😭😭😭我好难受😭😭😭

刷好感度要走心

#韩狂韩狂韩狂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私设如山,bug很多,黑星恶趣味单恋
#我永远喜欢狂刀怒剑

狂刀怒剑是名副其实的单细胞生物,他有理想,有追求,想要站在更大的舞台上,除此之外所有的事情都是次要级别。为了达到这个唯一目的,作为一名极具天赋的械武者,游戏生活除了变强,也就只有讨好黑星,因为讨好黑星等于变强,加上他对黑星这个npc抱有崇敬之情,所以刷起好感度来十分上心,可以说是鞍前马后,任劳任怨。
作为自内测起便跟随在黑星身边的幸运儿,好感度一直稳步提升,虽然幅度很小,但积少成多,早早迈入友善行列。

但最近,狂刀怒剑遇到了大麻烦。

那是很普通的一天,狂刀怒剑向黑星交完任务领取奖励后,习惯性地看了一眼好感度,颇为丰厚的数字让他心情愉快,就像松鼠储藏过冬粮食时看着洞里越来越多的栗子。满足感让他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笑,面对黑星时虽然仍有拘谨,但已经比从前好了许多。
“发生了什么这么愉快?”
原本默不作声看书的黑星突然冒出一句,“以拼尽全力触发任务”为宗旨的玩家们总是对npc的每一句话都分外上心,恨不得长出两个脑子分析背后的弦外之音,狂刀怒剑自然也是如此。智商不够,态度来凑,连忙肃容老老实实回答,好感度是不可能说出口的,只能委婉答道
“能帮上团长的忙我很开心!”
这话说得太有水平了!狂刀怒剑在心里默默为自己点赞。

黑星挑眉,手上动作不停,又将书翻了两三页。
面对黑星狂刀怒剑难免心虚气短,虽然团长长得也不是什么凶神恶煞刀疤脸,恰恰相反,黑星有着清秀的少年模样,皮肤白皙,圆球饰品繁多,很是小白脸,论坛上的女粉丝不在少数。但或许真的是有气势这么一说,在狂刀前虽然已经收敛许多,看上去还是让人心惊胆战,不容小觑。狂刀怒剑稍稍冒头的小自豪硬是给摁了回去。

“那我也很开心,去干你自己的事情吧!”
没有过多询问,眉一抬很是宽宏大量。
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很开心的样子!黑星脸上似笑非笑的神情让狂刀怒剑后背直冒冷汗,虽然他没脑子,但他有直觉,小动物一般的直觉。自己最近有做错什么吗?!
呆在这里可能会发生什么更加不好的事情——莫名其妙意识到这点的狂刀应了一句,快步离开,一米八几的大男人愣是走出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

“黑星好感度下降十点。”
“我操?!!!!!!!!”
站在基地门口,收到系统通知的狂刀怒剑一个踉跄。

而基地里的黑星,慢悠悠又翻过一页书。
接下来,就是压榨“劳动力”吧?
盘算着让狂刀怎么升好感的黑星心情愉悦。

毕竟,得不到才是最好的。

奇奇怪怪的大学生活

“我去上课了!”
金拉好鞋子在地面上踩踩,觉得没什么问题拎起桌上的包准备去上课。他习惯性地扭头大声叫一句,虽说宿舍里现在没人——舍友嘉德罗斯和雷狮是早课,另外一位有了女朋友就搬到外面去住,开学的时候连面都没露,但习惯成自然,无论是谁被威胁着每天出门要通报行程,到最后都会这样。

门口的鞋柜上摆着一份锅贴,金打开一看,配料全撒了,整个塑料袋都透着一股浓浓的醋味。

这幅惨状金早已习惯,不知道什么原因,每天的早餐都会遭遇到不名蹂躏。
“反正也能吃!”
他耸耸肩,拎着袋子推开宿舍,在踏出一只脚后又立即收回。
“差点忘了,幸好幸好!”
捡回一条命似的拍拍胸脯,金拿出一支笔和一张便利贴,写下“谢谢!”并在文字后面画个爱心,最后还稍稍涂实几笔,因为不知道是嘉德罗斯还是雷狮,所以干脆没有署名,贴在鞋柜上就算大功告成。

“到底为什么画爱心啊,缺爱吗这两个?”
这种行为颇有点像情窦初开的小女生,他每次做起来都有种怪异感,不过还是那句话,习惯成自然,所以这次金也只是嘟嘟囔囔地抱怨一句,然后出门上课。

这样可以说是606室不成文的规矩,谁的课最早那他在出门之前就要顺便买回来其他室友的早餐。因为系别不同,雷狮和嘉德罗斯买早餐的次数五五开,反而金的课大部分都在下午,颇为不好意思的他就决定承包下室友们的晚餐。
很麻烦的一点是嘉德罗斯和雷狮的口味截然相反,极端到一个人喜欢吃的另一个基本上就不喜欢,久而久之金比外卖小哥还敬业,整天战战兢兢地准备好食谱,就差列个计划表来排列组合。

他清晰记得第一次买回晚餐时两个人差点没掀翻桌子的场景。是的,差点——手放在桌边又不着痕迹地收回,深呼吸几口气又咧开嘴假笑的表现,这是雷狮,嘉德罗斯则是端着饭盒到阳台去了。
因为不知名的原因二位大爷不约而同地选择忍受,听上去十分不可思议,起码对于嘉德罗斯和雷狮来说,人生字典里“忍”这个字是被涂黑再涂黑的。
一个骂着“渣渣”,一个喊着“小鬼”,面目狰狞就差没打飞他,虽说最后还是全部吃完,但恶狠狠磨牙的表情怎么看怎么恐怖,金都觉得当时他们嚼的不是食物,而是自己的骨头。

但他还是十分欣慰,没想到嘉德罗斯和雷狮都是不浪费粮食的好人呢!

至于便利贴,金到现在都很奇怪,反正是两个人一前一后过来提的要求。

嘉德罗斯绕了大半圈,其中夹杂着无数直逼死亡的恐吓和莫名其妙的咳嗽,最后提炼出来的中心思想大概是“给你买早餐没有点表示太不礼貌了你是想死吗渣渣”。最后金在被威胁生命安全的情况下答应写便条道谢,并被强调一定要画上爱心,多亏了他一个工科生语言理解能力还不错,要不然早就报警了。
“爱心?为什么啊?”
当时金的表情可以说是“一脸懵逼”的最好诠释。
“嘁,你话太多了。”
实战派的嘉德罗斯这时候就没有那么多耐心,他让金闭嘴的方法可以有很多,这下根本没有解释的打算,挑高眉毛,金抱着头就慌慌张张跑了。

后来的雷狮倒是单刀直入,一句“在鞋柜上记得留便条,要画爱心听到没小鬼?”,可以说是很强势的命令口吻。
“啊?你也要爱心?”
你们是少女心爆棚吗,难道是最近的什么奇怪潮流?
这一连串疑问金没敢问出口。
雷狮一愣,随即眯起他那双亮得刺目的眼睛
“什么叫,也?”
“嘉——”
话到一半
“靠那个傻逼!”
金就看见雷狮抄起桌上一本百页厚的教材出门,气势活像讨债。

直到如今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画爱心。

【论坛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少量伪系宁,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有bug请见凉,错字请见谅
很无聊的文章……


群妖论坛>>八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1L楼主
iguvudud?uc?ibufyhvyvuvycy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L
啥玩意儿?楼主疯了?不可能啊,看着排版还有心思打空格

3L
病得不清,都脸滚键盘了,建议找块板砖往头上一怼,包准醍醐灌顶茅塞顿开。

4L
看这标题进来的是不是都是心态有问题,半夜闲的没事?病友聚会?特殊暗号?天王盖地虎?

5L楼主
>>3L
没疯没疯,谢谢您的关心!
——
>>4L
是啊是啊,您这口嫌体正直的不也点进来了么?
——
艹我他妈至今难以平复内心激动的心情,讲真我真该多去那庙拜拜,拿了根桃花签今天就遇到男神了!!!!这是暗示我还有机会吗?!!!!

6L
男神???????

7L
又不知道是谁呢六哥你激动啥?万一你diss对象呢!

8L
这都几点了哪家男神还在外边晃荡?楼主怕不是湖绿我们吧?

9L
等等,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10L
……我好像也有那么一个……

11L
这楼全是时尚前沿弄潮儿吗?打什么谜语?

12L
都凌晨了还有这么多单身狗……

13L楼主
你们知道吗!你们知道吗!!你们知道吗!!!!
就在刚刚!几分钟以前!!!我遇到了!!!侠!!客!!甲!!!!!!

14L
我操!!!!!!!!

15L
哪儿呢哪儿呢????哪有侠客甲??????

16L
这楼要火

17L
侠客甲???不会吧?????楼主你真的吗????

18L
遇到他有什么稀奇的?他不是到处抓人吗?

19L
到!处!抓!人!我也没见着一面啊!!!楼主你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

20L
急死我了刷了半天全是感叹号
楼主求坐标!!!!

21L
天生我材必有用,但求一睡侠客甲!

22L
垂死病中惊坐起,我就要睡侠客甲!

23L
少壮不努力,怎睡侠客甲!

24L
楼上邪教现场???

25L
我靠这货和明星差不多了

26L
就冲侠客甲那张脸进娱乐圈绰绰有余吧

27L
有侠客甲就有我!!!
妈的男神玉树临风英俊潇洒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皎皎月色美不胜收!!!!!!

28L楼主
>>20L
——
坐标×城!不过你就算是飞过来也不行了,男神他早就“咻”的一声上天了。

29L
怎么哪儿都有他,我晚上看新闻的时候他还在×城呢,怎么几个小时就跨了半个神州?

30L
这不是很正常,人家正经修仙,分分钟的事

31L
什么情况这是?楼主你怎么遇到的?

32L
呜呜呜呜呜呜男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也想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梦里都是他那张脸呜呜呜呜呜呜QAQQAQAQAQAQAQ

33L
……侠客甲迷妹这么吓人

34L
>>27L
恕我直言,侠客甲什么时候笑过?不是一直那张禁欲面瘫脸吗?

35L
>>33L
毕竟号称八千万女友粉,迷弟也是一大把,关于他的新闻下面都是邪教现场,一群人哭爹喊娘求嫁求娶求拜师求偶遇,真的吓人

36L
>>34L
有啊,怎么没笑过,前些日子鉴宝大会就很春风化雨!我日侠客甲是真的好看,肤白貌美关键还不娘!新闻截图足够舔一辈子了!

37L
嫉妒使我丑陋!

38L
嫉妒使我面目全非!!

39L
楼主呢?丢句话引起公愤就跑路了?

40L楼主
没跑没跑!刚刚到家!
事情是这样的,楼主我上夜班,每天晚上都是凌晨回家的,之前都是和同事们一起走,可结果今天他们有急事就先走了,我一个人回家路上遇到了劫匪,我靠吓死我了,差点以为小命不保,真没想到会遇到男神,我日你们是不知道,就他那突然出现的那一刻,在我眼中万丈光芒加身,再配上他那张脸,行了,game over

41L
果然还是看脸吗

42L
说得我好想出门跑圈求偶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43L
\侠客甲!/\侠客甲!/\侠客甲!/

44L
总有一天我的意中人会踩着七尺飞剑前来救我

45L
>>41L
人家不光有脸还有实力啊!神州第一高手来一发??

46L
来来来!

47L
楼主这么好的机会怎么没以身相许?

48L
楼上开玩笑的吧?谁不知道人家侠客甲正人君子眼中只有神州大义?

49L
+1

50L
这么说真的是,这都多久了想倒贴侠客甲的一抓一大把,可他连绯闻都没有

51L
真当混娱乐圈了?又不是人找什么女朋友

52L
……生殖隔离……?

53L
666666666

54L
>>52L
抬脚,我扫扫橘子皮。

55L楼主
>>47L
我当然也想这么干啊!可男神不给我机会!我连句谢谢都没说他就把那劫匪团成一团带走了,我也追不上……

56L
上次不是说有个迷妹为了见侠客甲还去偷东西,就盼着被抓,貌似还是个36D童颜巨乳,结果人见到后照样不是拎着后领子给扔到警局门口了,话都没说上一句,人家侠客甲目不斜视

57L
啧啧啧,这为了追星脑残成什么样

58L
好看的男人就是祸害啊!好看成侠客甲那样的早就是祸国殃民祸害中的祸害了!

59L
楼上怎么说话的?要不是侠客甲神州这治安会有那么好?

60L
就是,只是一小部分人脑残还怪到人家头上了

61L
不是说龙性本淫吗?怎么这位活得那么清心寡欲?

62L
楼上赶紧捂好马甲,不怕被查水表?

63L
说不定早就有心上人了才那么洁身自好

64L
侠客甲有心上人神州就要被眼泪淹了

65L
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我老公有心上人我就去上吊!

67L
那方宁不是吗?

68L
谁?!哪个小婊砸?????

69L
方宁谁啊,没听说过啊?

70L
哪个窜出来搏热点的野鸡十八线女明星?!

71L
方宁是不是那个开餐厅的?总部在齐城的?

72L
我知道他!!他家菜特别好吃!!!!

73L
据说他本人手艺也不错,但很少亲手做

74L
我看看楼上方宁不就一个餐厅老板吗?和侠客甲有什么关系?

75L
之前那个视频你们没看过吗?
#侠客甲奋不顾身为了大义不惧餐厅闹事绝世强者
↑就这个

76L
看过看过!那只特别恶心的大青虫!最后不是被侠客甲制服了吗?

77L
里面那家餐厅好像就是方宁的,据说是侠客甲的御用餐厅

78L
我靠,御用餐厅,这么屌

79L
我也知道这个传闻!还说每次侠客甲过去吃饭都是老板亲自下厨!

80L
老板不就是方宁吗?

81L
盲生你发现了华点

82L
这个是什么play?为你洗手作羹汤??

83L
脑补过度了吧,人家侠客甲什么名气,找老板做菜不是理所当然

84L
可他只去那家店?也只吃老板做的菜?

85L
打住打住,也许只是认识呢

86L
这世道腐女太多,直男都没有人权

87L
长侠客甲那样的是直是弯都有市场吧

88L
说到底这是个看脸的世界!


END

安利!!!

讲真,有人看过《我被系统托管了》吗???
来氪cp啊!你们知道系宁有多么好吃么!!!
真智障二逼战斗天才刷怪狂魔系统×真懒癌咸鱼三观正双商奇高男主
懒得想,懒得做←绝配啊!!!

全文二人互动
系统:寄主高明。
方宁:你能换句话吗?
系统:不会。

蜜汁互宠,糖多好氪!

系统思考中……
系统决定去行侠仗义

半岁系统超可爱啊!!!

男主性格满分!除了咸鱼和懒癌晚期以外没有任何缺点,怕鬼怕蛇怕猛兽这么可爱真的可以吗?!胸无大志只希望世界和平,有恩必报的小天使!!!!

全程主角被系统包养(?),战斗时只要负责生气和喊666。


还有本文最强设定
龙族等级划分规则(龙族表示不背这个锅)

#池塘级巅峰强者半步湖泊
#水桶级强者恐怖如斯!

《萍水相逢》鬼使×源博雅

#OOC[博雅性格趋向于原著]
#没有明显的感情戏
#年龄操作
·
鬼使黑与鬼使白找到源博雅时他正盯着“自己”看——那个低垂着头靠坐在树旁的源博雅的尸体,胸膛难看得瘪了下去,像是一个被踩扁的烂橘子,渗出的血液濡湿泥土,还是鲜艳的散发热气的颜色。

就在不久之前,源博雅死了。

这个来自京城的少年,没有死于所谓贵族的尔虞我诈中,而是死在了深山老林里某个妖怪的爪下,一击压碎了肋骨,捅破心脏,痛苦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尽管轮廓还略显稚嫩,尽管他还有许多未尽的责任,尽管他连这个世界都没有完整看过,不容置疑的结果是,源博雅死了。

他伸手试图碰碰自己的身体,却直接穿了过去
“原来,我真的死了呀。”

源博雅早就明白会有这么一天,当他第一次拉开弓弦时他便想到了一切,所以没有绝望,没有不甘,甚至小小的为自己感到骄傲。

“你们是谁?”
源博雅一抬头就看见了两个苍白的男子,不止是苍白,裸露出的皮肤甚至泛着青色,都戴着高高的帽子,和衣服一样,一黑一白。
“鬼使。”白衣的男子答了一句。
“原来你们是长这个样子啊。”
源博雅颇有些好奇地凑近几步,两个鬼使的样貌出乎意料的好看,极端的黑与白衬得他们有些阴郁,眼尾勾勒了几笔艳色却是另他们顿时鲜活了几分。

“你该走了,我们是来接你的。”黑衣的男子神情冷淡。
“哦,对,我已经死了。”源博雅理解地点点头。
“我能带走我的笛子吗?”
他尝试过拿起自己的笛子,可惜摸都摸不到。
“不行。”
源博雅一时默不作声,眼睛里第一次流露出了名为“悲伤”的情感。

“你们是叫鬼使黑和鬼使白吗?”
路上源博雅似乎打起了精神,兴致勃勃地问道。

这对二人来说十分罕见,他们之前带走的死者,要么是呆呆愣愣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要么是痛哭流涕大声哀嚎,要么是不停祈求不要带他离开,像源博雅这样的,试图搭话,倒是从没有遇见过。

“算是吧。”
白衣的人,也就是鬼使白,犹疑了一瞬,答道。
“什么叫算是吧,你们不记得自己的名字吗?”
鬼使白与鬼使黑面面相觑
“不记得了。”
源博雅瞪大了眼睛
“名字的话,有什么用呢?”鬼使黑皱紧眉头
“有用啊,当然有用啊,按我的朋友来说,就是安培晴明,你们知道安培晴明吗?他可是个了不得的人呢。”
提到自己的朋友,源博雅则是一副很自豪的模样,似乎没有那种与他永久分别的痛苦之情。

“名字是咒,具体点来说,嗯——大概是一种特殊的束缚吧。”他歪着头,绞尽脑汁地回忆友人与自己交谈时所说的大段晦涩言论。
“抛开这个,别人称呼你们的时候不是都要问问你们的名字吗,一直叫少爷,老爷,小哥什么的,可太生分了。”

“没有人愿意叫我们的,之前的那些,总是一副疯疯癫癫的模样。”
鬼使黑看起来颇有些不屑一顾。
“行啦,那我叫你们吧,但我觉得你们肯定不叫‘鬼使黑’和‘鬼使白’,它们太难听了,我是说,有点奇怪。”
“我也觉得我的名字肯定不是这个。”鬼使黑若有所思,似乎在回忆自己生前的情形,每一个鬼使都曾经是个人类,变成在阴界当值的鬼差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运。

“但我们马上就要送你走了”
“没关系,我会多叫几句的。”

“这就是阴界吗?”
安静了一会儿的源博雅突然问道,此时已经到达阴界,至于怎么来的,在源博雅看来,好像是走着走着就到了。
阴界很安静,也很黑,但并不怎么可怖,起码没有那些志怪小说中所谓的刀山火海。隐隐约约传来风声,但周遭的空气却是凝滞的。
尖尖细细的抽泣声萦绕在耳畔,忽远忽近。
一路上,来来往往的都是鬼使和魂魄,有些魂魄略显黯淡,有些则是泛着淡淡的光。

源博雅也发现了自己正在发光,仿佛他变成了一个大大的灯笼。乳白色的光芒如同月华一般,明亮,但不刺眼,照亮了前方几步远的距离。

“我是在发光吗?”他看着自己的手,愣愣的。
“对,你在发光。”鬼使白回头。
“这是为什么呢?”
“你怎么问题那么多!”鬼使黑用力瞪了他一眼
最后还是看起来比较温和的鬼使白答道:“因为你是个好人,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原来如此。”源博雅颇有些不好意思地蹭蹭鼻子,看起来有些开心,又有些害羞,像是个年幼的孩子,“需要我走在前面帮你们照明吗?”
“你还真当你是个灯笼?”鬼使黑一下子提高了音量。
“不需要,我们看得见的。”鬼使白只是无奈地摇摇头。

“这儿可真是太黑了。”源博雅再次感叹。
的确如此,黑到看不清远方和脚下的路,回头也只能瞥见一片深沉的黑暗,他再次深刻得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

周围的魂魄开始多了起来,就如同汇入江海的溪流,熙熙攘攘一同朝着前方涌去,透明的脸有的眼含愁苦,有的茫然无措,一张张的从眼前掠过。
身旁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条河,流淌得悄无声息,河的对岸雾蒙蒙的,看不真切。

“到了,源博雅。”
鬼使白郑重其事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源博雅朝前方望去,安静的河上跨着一座石桥,样子是随处可见的那种最普通的桥,桥的中央站着一位头盘发髻的少女,正用手里的长柄勺从面前的锅里舀出一碗碗汤,递给排队的魂魄。

“那是孟婆吗?”
“是的。”
“看起来可真是年轻。”
在源博雅的印象里,孟婆一直都是个慈祥的老奶奶,没想到却是个似乎还未成年的女孩。

“走吧,快点上桥,那儿的汤也有你的一份。”
鬼使黑挥挥手,催促着他。
“汤是什么味道?”
“你的问题真是太多了!”鬼使黑再一次抱怨。
“抱歉啦抱歉,这是最后一个问题了。”
“我们也不太清楚。”鬼使白想了想,答道。
“是吗?好的,我明白了。”源博雅点点头,“那么,谢谢你们这一路上的照顾,我走了。”
“走吧,你早该走了!”
这是脾气有些不好的鬼使黑。
“不客气,这是我们的职责。”
这是比较温柔的鬼使白。

“再见。”
“再见。”
嘴上这么说着,可无论是两位鬼使,还是源博雅都知道,不会有再次相见的机会了。

转身踏上石桥,没有丝毫的犹豫,源博雅的脑子里还在盘旋着“孟婆汤是什么味道”的问题。

鬼使黑和鬼使白远远看着那位奇怪的少年喝下了汤,便也转身离开。
“走吧鬼使白,下一个是谁?”
“下一个是个女人,走吧鬼使黑。”

《痴心》[妖狐×源博雅]

狐之妖,便是妖狐。
容姿秀丽。
惑人,生啖其心。

妖狐的名字就是妖狐。自它从日复一日的围追猎物以满足生存的野兽状态中意识到了自我之后,便被这么称呼了。
说来也奇怪,难道这普天之下只有它一只修炼成精的狐狸吗?
也许是,所以妖狐便引以为傲。

不似其它妖怪常出没于荒郊野外,妖狐更喜欢人间繁华,甚至像普通人类一般寻欢作乐。
它最为偏爱相貌姣好的女子,喜欢她们洁白如玉的身子和盈盈一握的腰肢,一颦一蹙的细眉和水色荡漾的弯眸,还有,藏在柔软犹如鸽翅的胸脯下,“砰砰”跳动的心脏。

第一次尝到人心的味道是在变为妖狐的不久之后。
那时,它瞧见一只面色青白,头上顶角的陌生妖怪,正用自己细细长长的指甲剖开已死女子的胸膛,在翻出红白相间的血肉后,细眯着眼伸爪进去摸索了一会儿,捧出一个不大不小深红色的物什,还泛着热气,仿佛是刚刚蒸好。
咬下第一口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妖怪毕竟是妖怪,这就好比人类咬了一口鸡心。

妖狐用自己艳红的唇吻了吻枕在膝上的女子,将她脸旁的碎发拢到耳后,露出三月梨花般洁白而又纤弱的脖颈。
这一切它做得十分熟稔,恍如练习了千百遍,嘴里还说着些惹人脸红的甜言蜜语。
如往常一般,这次也不例外,它吃掉了自己“命定之人”的心脏。

妖狐究竟有过多少位“命定之人”呢?
怕是连它自己也不记得了。

源博雅,来自京都身份尊贵的殿上人。
平日常做些降妖除魔本属于阴阳师的事情。

在某个樱花正盛的夜晚,遇见了妖狐。

那大约是在月亮刚挂上树梢的时候,郊外的某处荒屋此时却闪着如萤火般微弱的烛光。
暂且栖身于此的妖狐低头搂着半夜赶来与它幽会的女子,唇角微挑,这似乎是个“笑”的表情。

源博雅便在此时破门而入,带着一身银白色的月华和晚间露水。

女子惊呼一声,拈起衣袖遮住了自己的脸。
“公子夜闯小生家宅,有何贵干呢?”
妖狐抬头,眉眼弯弯,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

源博雅一愣,似是没想到迎接他的竟是这种场景。枝上夜鸦凄惶一叫,终是把他的神智唤了回来。
本是寻着妖气,但看那女子神色慌张,双颊绯红,就连对此不甚了解的他也明白了自己似乎打搅了别人的好事。
擎着弓柄的手紧张得发白,眼神飘忽倒只瞥见了抬头看他之人眼角一抹艳丽的飞红。
生动得几近展翅欲飞。

“真是,真是不好意思!”
自知鲁莽的源博雅连忙弯腰道歉,他的脸皮薄,几乎是看也不敢看二人的反应便匆匆离开了。
就这么一路跑到了大道,直直见到了城门才停下来歇口气,反应过来自己竟然是落荒而逃,源博雅顿时愁眉苦脸地揪了揪自己的辫子
从小到大的礼节告诉他,果然还是要正式登门道歉。

妖狐已经知道院外站的是源博雅,虽然它什么也没看见,但作为一只实力不俗的妖怪,这一点也不奇怪。
它“刷”的一声收起折扇。
不管怎么说,这位尊贵的大人也许已经知道了些什么,打开门,然后把他杀死就好了吧,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
这么打定主意的妖狐踱步到院门前,把正好卡在上面的木条抽开。

“吱呀——”
门开了。

站在一丛开得正盛的扶桑花旁,原本低着头的源博雅听到了声音,转过身
“您终于出来了,我是源博雅,今日特地来为昨日的冒犯登门道歉。”

花开得太灿烂了。
妖狐突然这么想到。

如果源博雅没有特地多此一举,如果妖狐没有打开门,那么,源博雅还是那个万金之躯的殿上人,妖狐还是那个喜食人心的妖怪。

“或许自己该早点杀死他的。”
妖狐左右四顾
“这样就不会如此了。”
然后低下了头

源博雅闭着眼睛躺在它的怀里,安安静静的,仿佛在做一个美妙的梦,苍白的脸颊溅上了些许红色,妖狐替他抹去,好似替他抹去了眼泪。
雨水打湿了扶桑花,几片花瓣寂寥地凋零。

妖狐吻了吻他。
慎之又慎,郑重其事的。

如往常一般,这次也不例外,它吃掉了自己命定之人的心脏。

从第一次吃心,到最后一次吃心,妖狐从未后悔过,它最爱貌美的女子,它擅长蛊惑人心。自从成为了一只妖怪,妖狐给人的印象就是如此,就连它也觉得,本该如此
本该如此。

——
这是一篇烂尾的文章,还有好多要写的,但我……[←扯不下去了]
结局本来是我最想好好描写的,例如怎么掏心啊怎么一点一点吃掉啊怎么回味啊怎么感叹啊巴拉巴拉之类的,可我写不下去了[。]太渣了ORZ
这个名字是我一个同学帮我取的,痴心吃心还有双关的含义吧咳咳



论傲娇该怎么谈恋爱

妖琴师×源博雅[OOC可能有]
·
妖琴师是最近才出现在晴明的院子里的。
白发式神的眼睛里好像只有他的琴,每日每夜,不厌其烦地拨弄琴弦。樱花树下时常传出旋律优美的曲子,偶尔还有几个不算复杂的音节。
院子里的其它式神若是没事,便会坐在远处聆听。
妖琴师的脾气不算好,甚至谈得上刻薄,从他总是拉成一条直线的双唇和透着冷淡的浅色瞳孔便可略知一二。
苍白美丽的男人嘴里吐露的净是些惹人不高兴的话语。
“你若再靠近点,我就不弹了。”
“想听吗?想听我弹琴吗?”
“可我今天心情不好。”

源博雅就时常靠在那棵樱花树旁。
妖琴师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但对于博雅的存在也没表达什么不满,只是一语不发,低着头,摆弄自己的琴而已。
被人当做空气一般无视源博雅也不会生气,或者该说是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他只是觉得坐在不远处的妖怪似乎不爱说话,并且在妖琴师弹完每一首曲子之后发表一两句自己的看法,大部分都是些溢美之词。
“你弹得可真好听啊。”
源博雅闭着眼睛,仿佛在回味先前缠绕在耳畔的悱恻乐声。

“铮——”
低眉垂目的妖琴师不小心拨动了琴弦。

今天是由源博雅带着大家出去狩猎,每周固定的安排。
只有妖琴师的庭院便越发安静了,飒飒的风声都清晰可闻。
两个小纸人“刷刷”地扫着地,地上的花瓣落叶被拢成小山似的一堆,妖琴师凑上前拈起一片花瓣,低头看着它便没了接下来的动作,手搭在琴弦上,久久没有抬起。

清晨妖琴师弹奏了一会儿,回应他的只有“唧唧喳喳”的麻雀声。
他觉得自己不太高兴,至于原因,那是万万不可说的。

“你离得近些,要不就快些走远,别一直鬼鬼祟祟地待在我的背后。”
“是吗?那真是太感谢啦!”
源博雅笑弯了眼睛,妖琴师只是回给他一个不甚礼貌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