蓑笠翁

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

论傲娇该怎么谈恋爱

妖琴师×源博雅[OOC可能有]
·
妖琴师是最近才出现在晴明的院子里的。
白发式神的眼睛里好像只有他的琴,每日每夜,不厌其烦地拨弄琴弦。樱花树下时常传出旋律优美的曲子,偶尔还有几个不算复杂的音节。
院子里的其它式神若是没事,便会坐在远处聆听。
妖琴师的脾气不算好,甚至谈得上刻薄,从他总是拉成一条直线的双唇和透着冷淡的浅色瞳孔便可略知一二。
苍白美丽的男人嘴里吐露的净是些惹人不高兴的话语。
“你若再靠近点,我就不弹了。”
“想听吗?想听我弹琴吗?”
“可我今天心情不好。”

源博雅就时常靠在那棵樱花树旁。
妖琴师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但对于博雅的存在也没表达什么不满,只是一语不发,低着头,摆弄自己的琴而已。
被人当做空气一般无视源博雅也不会生气,或者该说是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他只是觉得坐在不远处的妖怪似乎不爱说话,并且在妖琴师弹完每一首曲子之后发表一两句自己的看法,大部分都是些溢美之词。
“你弹得可真好听啊。”
源博雅闭着眼睛,仿佛在回味先前缠绕在耳畔的悱恻乐声。

“铮——”
低眉垂目的妖琴师不小心拨动了琴弦。

今天是由源博雅带着大家出去狩猎,每周固定的安排。
只有妖琴师的庭院便越发安静了,飒飒的风声都清晰可闻。
两个小纸人“刷刷”地扫着地,地上的花瓣落叶被拢成小山似的一堆,妖琴师凑上前拈起一片花瓣,低头看着它便没了接下来的动作,手搭在琴弦上,久久没有抬起。

清晨妖琴师弹奏了一会儿,回应他的只有“唧唧喳喳”的麻雀声。
他觉得自己不太高兴,至于原因,那是万万不可说的。

“你离得近些,要不就快些走远,别一直鬼鬼祟祟地待在我的背后。”
“是吗?那真是太感谢啦!”
源博雅笑弯了眼睛,妖琴师只是回给他一个不甚礼貌的背影。

评论(2)

热度(98)